黄冈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乐清市恒光电子元件厂

安控科技拟将应收账款证券化遭深交所四连问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5日    点击:[0]人次

07-25

近日,安控科技(300370,SZ)准备开展一项新业务: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公司打算发行不超过4亿元规模的产品,公司部分应收账款债券为基础资产。记者注意到,安控科技2018年末的应收账款余额超过10亿元。安控科技此番举动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遭深交所四连问。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拟开展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具体情况、所涉基础资产的具体会计处理、设立该方案的可行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等。

安控科技成立于1998年,拥有工业自动化解决方案和完整RTU产业链,公司主营业务分三个板块:自动化、油气服务和智慧产业。截至2019年3月底,安控科技应收账款金额高达10.3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25.49%,占净资产的比重高达101.85%。其实,除了应收账款高企外,安控科技存在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流出,负债率高等财务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公司大股东及一众高管的频繁减持。

去年末应收账款余额近11亿元

7月16日,安控科技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拟开展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业务的议案》,同意公司拟作为原始权益人开展资产证券化工作,通过合格证券公司或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设立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下简称专项计划),将公司形成的部分应收账款债权作为基础资产转让给专项计划,并通过专项计划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进行融资。拟发行的资产支持证券的规模不超过4亿元,发行期限不超过2年,公司拟全额认购专项计划次级资产支持证券,并对专项计划账户内可供分配的资金不足以支付专项计划税收、费用及本息部分进行差额补足,专项计划事项尚需通过股东大会审议。

展开剩余66%

为何要推出这样的计划?安控科技表示,开展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能够提高公司资产流动性、开拓融资渠道、加快资金周转,有利于公司业务发展、增强经营能力。

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安控科技应收账款金额高达10.93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25.49%。2017年末公司应收账款金额更高,达到11.6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7.47%。

安控科技在年报中解释称,由于公司主要客户的结算特点及行业惯例影响,应收账款回款周期较长。公司的智慧产业业务,项目通常分建设期和运行维护期两个阶段,会跨多个会计年度,客户按年度付款。在建设期内,公司投资大,回款少,导致应收账款加大;运行维护期,公司投资少,应收账款相应改善。公司认为,其客户大多资信情况良好,形成坏账损失的风险不大。同时,公司也加强了应收账款的催收,制定和落实了应收账款催收考核制度及重点加强内控等。

如今,安控科技又想出了这样的方式来盘活应收账款。

深交所:是否涉及调节利润?

深交所对于安控科技的这一动作表示了关注。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以下几点:

一是拟开展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本次交易的具体条款,拟作为基础资产的各项应收账款账龄、金额、此前已对相关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准备比例、应付方名称,基础资产及循环购买的补充基础资产的筛选条件,次级证券部分占比及金额,计划管理人名称,证券化产品的计划交易场所,是否存在其他增信安排等,如存在协议等其他证明文件,请补充报备并披露协议主要条款。

二是应收账款资产证券化业务所涉基础资产的具体会计处理,包括但不限于应收账款原值、坏账准备的转入、转出及相关会计科目,应收账款是否出表,请结合公司拟全额认购次级证券的情形说明上述会计处理的合规性,并分情形说明如未来相关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包括次级权益如出现部分及全部受损、优先级权益受损等),公司对相关基础资产、损益的会计处理方式。

深交所要求安控科技结合该证券发行、存续期、完成时的会计处理,说明“是否可能存在通过资产进出表、资产减值转出转回等调节资产、利润的情形”。

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安控科技说明在现阶段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的提案内容是否充分、完整,是否符合《股东大会规则》关于提案披露的相关规定;设立上述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方案的可行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

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流出 债券存违约风险高

除了应收账款高企外,安控科技存在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流出,负债率高等财务问题。安控科技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是称,截止2018年年底,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行业平均)为54.47%。而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却高达76.2%。

此外,安控科技还存在经营性现金流持续流出的现象。自2014年以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每年都在流出。2014年—2019年3月底,安控科技的经营性现金流合计流出高达7.68亿。下图为红岸研究中心根据财报绘制的安控科技历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走势:

目前,安控科技发行的债券中,有两只债券在存续期内;它们分别是16安控债(一般公司债)和17安控01(私募公司债),债券余额为5.5亿。

在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安控科技的评级机构—中鹏信评,给予公司的评级却很高。2019年6月17日,中鹏信评发布了安控科技的跟踪评级报告。该报告称,其关注到公司负债率持续上升,有息债务规模扩大,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营业收入与毛利率均下滑,经营活动现金仍继续净流出,应收账款账龄上升,长期应收账规模进一步加大等。但中鹏信评仍维持安控科技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16安控债的信用等级为AAA。

不过,对于安控科技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红岸风险风险挖掘系统进行了预警提示。红岸依据安控科技财务数据,通过构建信用风险模型,在2019年4月25日,给予公司的主体评级为CCC级。

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中,CCC级为风险级,意指信用评级主体仍有能力偿还债务,但不利的商业、金融、经济等状况,可能导致信用评级主体没有足够能力偿还债务。下图为财联社对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中安控科技企业主体内外部评级的截图:(紫线为外部评级,绿线为红岸评级)

大股东及高管纷纷套现

自2015年开始,安控科技的高管就开始频繁减持套现。2015年共有7位高管减持,包括董爱民、李玉东等。2016年,再有3名高管进行了减持,包括董爱民、李亚东等。2017年,高管刘晓良进行了减持。2018年,董爱民进行了减持。

2019年以来,安控科技的高管减持频率明显提高。2019年1月公告称,公司董事会秘书聂荣欣于2019年1月减持19.71万股。

2019年3月公告称,公司董事卓明于2019年1月及2月进行了3次减持,共减持30.96万股。

2019年7月5日,安控科技再次发布公告称,俞凌和董爱民均拟在未来6个月内进行减持。公告称,安控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俞凌计划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大宗交易方式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5563.7万股(含),占公司总股本比例5.81%。

公司董事董爱民计划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大宗交易方式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442.44万股(含),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0.46%。

公司称两人减持的原因是引进战略投资者,为公司的健康稳定发展提供支持;或用于偿还股票质押借款、减少股票质押数量及降低质押率;或自身资金需要。

在前一日7月4日,公司刚发布了一份董爱民的减持计划完成的公告,在2019年4月和5月进行了两次减持,共减持750万股,减持比例达0.7836%。

此外,安控科技的大股东及高管还通过股权质押套现。

从2014年开始,公司第一大股东俞凌就开始了他的第一次质押,之后的2016年进行了12次质押,2017年进行了3次质押,2018年进行了13次质押。截至目前,俞凌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1.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7%,占其本人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4.19%。下图为红岸研究中心对安控科技公告的截图:

公司第二大股东董爱民也在频发质押,2014年1次,2016年1次,2017年4次,2018年多达12次。截至目前董爱民,质押公司股数46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8%,占其本人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8.01%。

2015年时,安控科技的股价最高曾达到12.46元,目前(2019年7月23日),公司股价仅为3.26元,四年时间,公司股价最高跌幅高达73%以上。但在股价已暴跌的背景下,公司大股东却仍在频繁减持。

京东双11

双11

天猫双11